2020-02-25日记-精品虚拟资源网

保安大叔。

好酒量,好饭量。

半斤酒下肚,这不是正式喝,只是小酌,毕竟下午要上班,不能喝得醉醺醺的,我问他喝了酒耽误事不?

他说,开飞机也没事!

意思是,很稳。

羊汤一大碗,两块大饼,吃得津津有味,若是让我一个好朋友看到,肯定又羡慕得不得了,我那个好朋友总是胃疼,喜欢看人喝酒,喜欢看人吃饭,就是羡慕,你们是啥胃?咋那么好?

他还有个逻辑。

能喝酒是好事。

说明?

你身体好。

当你需要戒酒或有戒酒意识时,说明你身体不行了。

大叔,扔烟给我。

我不抽烟,又还给他。

我帮他点上。

我问,沂河那水,深不深?

他说,不深。

我问,能淹死人不?

他说,哪年不淹死几个,要说这个事,你问我,那真是问对人了,我是专门干这个的……

罗列了一圈,哪年,哪个,什么水域。

都是他捞的。

感觉坐着讲不透彻,站起来,用手比划着,很是形象。

他谈到了一个点。

无论是约着跳河的,还是一个跳了一个去救的,最终都是紧紧地抱在一起,不是传言解读的什么感情深殉情之类的,有的俩人还不认识呢。

根源是什么?

人的应急反应,也就是咱常说的,抓住了救命稻草。

我算是捧哏式的问了一句,那以后遇到落水的不能救?

他说,绝对不能救,一救就死俩,除非你经过专业训练,就跟我似的,懂得怎么救,要跟抓小偷似的,从后面抱住他。

还拿凳子给我演示了一番。

河边,烧烤的多,打球的多,钓鱼的多,车震的更多,延绵数十公里的湿地公园,开放式的,我骑行的时候每天都路过,下面总是停着不少车,很安静,很安全,毕竟这是一个信息高度透明的时代,这种方式是不留任何痕迹的,没有所谓的开房记录,但是对于讲究的人而言,还是不合适,毕竟没有仪式感,于是就有了另外一类业务,就是那种日租HOUSE,之前还有朋友要做这个业务,被我叫停了,原因是你只能看到这个需求,看不到别的需求,黄赌毒是不分家的,而且在这三样里,黄是级别最低的,属于附带产物,而且你干久了会被颠覆三观,什么事都会遇到。

还有把这类业务开到写字楼里的。

隐蔽,合理。

曾经有段时间,我都有心理阴影了,就是我们同楼有个日租公寓死了一个客人,从电梯里运尸体的时候特意把电梯锁了一下,等了好久,是物业上的妹子给我打电话,问我下楼了没?若是没下,让我走楼梯……

当时我还在想一个问题,你看我们的BODY,有心跳的时候,叫身体,没有心跳的时候,叫遗体或尸体。

我觉得保安大叔也是个有故事的人。

就调侃他,有没有在河边遇到这些男女之事?

他说,哪天也遇到三个五个的。

我问,你自己没去试试?

他说,年纪不行了,咱年轻的时候,也没少玩,你记得南边那个栈桥不?旁边有个大石头,我小的时候那个石头就在,那时刚下了学,去影院看电影,看完了带着识字班(姑娘的意思)去那石头上,让她趴石头上撅着腚,不是咱吹牛B,这方面你大叔绝对是专家。

小时候,咱不懂事,看待问题很纯洁,偶尔看电视看新闻,总觉得城里人生活乱七八糟的,一直到参加工作,我都觉得村里是最纯洁的,哪有过什么绯闻?

但是,现在,我年龄大了,懂事了。

接触的多了,采访的多了。

慢慢地明白了一个道理,越落后的地方,性越乱,而且往往是内乱,根源是什么?

修行的本质是克制。

对于最原始,未开化的群体而言,没有什么所谓的克制,有了欲望就想发泄,找不到外人就找自己人。

在老百姓眼里,最薄情的群体是什么?

艺人。

为了显得我们比较高贵,我们一般喊他们戏子。

实际上?

他们才是真正懂情的人,就是为爱在一起,彼此都有各自的世界,在各自的领域都是王者,不是因为你的房子,不是因为你的车子,就是因为你的人,我爱你,你爱我,我们走到了一起。

喜欢的时候,甜甜蜜蜜。

不爱了,也好合好散。

我爹动不动就来一句:人有钱了,有名了,就是畜生了。

我认为,恰好相反。

就活得像自己了,爱情也纯粹,生活也纯粹,你我都是普通人,普通人的爱情都是买卖,是生意,你有没有房子?你在哪上班?你是什么学校毕业的?

就是这些都会成为你爱情的砝码。

我挺欣赏刘晓庆的活法,一直在恋爱,一直在甜蜜,一直在年轻,当然我们与他们使用的不是同一套操作系统,所以我们要给她贴上标签,没生过孩子的女人哪叫女人?这算啥?结了一次又一次的婚?跟个破鞋似的。

在我们的价值体系里,她不是好女人,不成功,有遗憾。

为什么我们会这么想?

我们受的不是同一套教育!

这些,传统的,世俗的逻辑,都是给我们普通人准备的,你有钱,有能力,那你就可以有自我,结婚可以是个选择题,而不是必选项,关键父母以及身边人也达到了相应的高度,觉得稀松平常,这是你的一个活法,支持你。

你不能既是农村娃又有这么前卫的思想。

那是大逆不道。

还有就是你内心的潜意识会时不时的蹦出来问自己一句:我这么做是不是不对?我是不是真的应该结婚了?

疫情使大外甥开悟了,大学毕业后,进了本地一家劳务输出公司,这个公司规模还不小,在本地有一定的名气,当时为什么进这个公司呢?觉得有提成,收入高,稍微勤快一点,多拉一些人头,一个月赚个万儿八千没问题。

可是,疫情来了,业务停了。

公司通知,每个月只发800块钱,彼此都委屈,员工觉得我们签过劳动合同了,凭什么突然削减了工资?老板也委屈,觉得你们什么都没干,我还给你们发着钱,我自己的钱还是卖房卖车换来的。

一家人就劝大外甥,看吧,你要是有编制呢?

疫情来了,不仅仅不用上班,还有工资呢,甚至单位里还发菜发肉呢,你自己吃不完我们还可以沾点光。

也别叨叨着想开店想创业了,看看这一波,多少小老板赔得底朝天?

考公务员吧。

想考了。

术业有专攻,你真想考了,就应该参加培训,这是捷径,花点钱花点吧,你要是没有信心,咱就报花10万包过的,你要是有信心,咱就花2万元参加个普通班,其实教授内容是一样的,那10万元不过是心理安慰剂,也是赌你的概率,要么你赢了,要么他赢了。

参加个普通的吧。

你要是实在没钱,这2万我就帮你付了。

我认识一个做考试培训的妹子,不过也很久没联系了,是当年她要出本教辅问我有什么渠道可以弄到版号,我给推荐了一个人,不知道后来有没有谈成,我没有跟踪。

我给打了个电话,停机。

我给留了个言。

过了有个四五天,把电话回了过来,说在老家,网络不好。

打过来这个号码是潍坊的。

我是咨询一下培训业务的,想让孩子过去参加培训,我把大体情况一说,她来一句:我们那边现在不干了。

我问,因为什么?

她说,不大好干。

我问,不是有不少学员吗?

她说,跟房东出了点小摩擦……

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她跑路了,但是这个玩意没有跑路的必要啊,没有什么成本,无非就是场地费、师资成本,最大头的是推广运营,你跑哪门子路。

挂了电话,我还念叨了好久。

干的好好的,咋不干了呢?

我记得当时来找我的时候,可不是这个状态,那时是想做全国连锁,甚至想上市,说起来这些从她手里考走的学生,仿佛她在组织部工作,每个部门都有她的人,未来这都是自己的资源,关键是有些不仅仅是参加的入门考试,还有些是参加的干部考试,这个更是资源。

咋不干了呢?

理解不了!

前几天,我写了一个赌博的女生,就是卖水果做微商的那个。

做考试培训的这个妹子可能看到了,给我留言了,五六千字是有,讲述了她怎么认识老公的,老公怎么出色,又怎么沾上了赌博。

简单一描述就是:老公是她从众多学员里亲自挑的,长的好,单位好,只是家庭贫穷了一点,是被网友拉着玩了棋牌游戏。

说起这个棋牌游戏,我记得有次我在公园跑步,遇到了一位小伙,很远就喊我:董老师,董老师……

这个小伙就是做棋牌推广的。

他说自己太善良了,赚不了太多钱,起初总是想拉人入坑,可是真入坑以后又觉得内疚,就劝他们,别充钱了,可是拉不住了,越充越猛。

我问,后台是不是可以控制输赢?

他说,是的。

我问,前期是让散户先赚钱?

他说,一定的。

我问,若是玩几把不玩了呢?

他说,有这个概率,但是极小,几乎不存在。

我问,能戒得了吗?

他说,赔光了就戒了,赚了或赔不光,都不会戒。

我问,你自己玩不?

他说,不玩。

言归正传,继续说开培训班的那个妹子,目前的负债情况是老公那边50万,她这边60万,这是输上家产的前提下,这些是贷款以及信用卡,现在这个窟窿已经小了一些,因为他们借了亲戚朋友的钱,在堵,若是能堵住,那么老公的工作就能保住,若是堵不住,就完了,其实已经是堵不住了,因为他们俩已经是处于躲债状态了,学员找他们,亲戚朋友找他们,银行找他们,单位找他们。

使我想起了前两年发生的一幕,一个朋友带着老婆孩子给大家跪下了,挪用了公款,赌博,希望大家看在往日的情分上,能可怜可怜他,帮他一点,他拿工资卡抵押,保他个饭碗,我记得我写过这个事,那孩子不过七八岁,头磕的咣当咣当响,求求你们,帮帮我爸爸。

咱看着孩子心疼。

但是,他已经不是人了。

没有人帮。

刚才准备写这个主题的时候,我还特意想了一下他,我突然觉得,大家已经把他从“人”这个类目里剔除了,没有人性了,老婆、孩子要是有人买,他就真给卖了,过去多么好的一个人,完全成了魔鬼。

他不是给一个人磕,是他认识的人,这么挨着磕一圈。

所以,只要身边有人沾上了毒、赌。

离得远远的。

能拉黑就拉黑,千万别试图去感化、劝说。

你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。

我记得我写过一件事,就是采访吸毒群体的法制记者是最容易被拉下水的,有意思不?去年是来采访的,今年是来戒毒的。

我前天写的那个招商的事,两个很荒唐的故事,一个是装高大,一个装弱小,为什么我能反客为主?因为我有着更强的能量场,我用顺应她们话的方式就牵引了她们,你喜欢什么答案我给你什么答案,所以一直都在掌控中,我可以让她们爱得爱去活来,也可以让她们恨得咬牙切齿。

因为,我牵引了她们的情绪,就是我给里面装上什么,就有什么。

你觉得自己肯定不吸毒。

马云若是吸上了,你跟他聊了半小时。

你就吸上了。

法制记者能去采访农民吗?

不会!

要采访那些吸毒的典型,这些典型都是高能量场的……

就是被反牵引了。

做培训的妹子问我该怎么办?

我说,顺其自然。

然后,我把她拉黑了。

我能否劝一句:抓紧离婚!

不能!

因为,他们的家庭关系是高度紧张的,那么吵架的时候,她可能就会来一句,人家懂懂都说了,跟你这样的男人过有什么意思?抓紧离婚吧。

男人临死,也会把我捎上。

顺便插播一下那个磕头一家的结局,男的抓了,女的安眠药自杀抢救过来了,现已离婚,孩子跟着爷爷奶奶,貌似女的改嫁了。

只要是赌博的家庭,就是保安大叔说的溺死的状态。

一死一对。

抱得紧紧的。

不是相爱,而是相互借力,不想死。

女人太重感情,不懂得止损,这个时候还不逃命,还指望他翻身?你别听他的了,他翻身的方式也是继续赌……

心理学课堂上,算是个短期培训吧,五天课,讲的算是一个主题:要幸福,不要骄傲。

也就是那句话,幸福是一种能力。

你要有这个能力。

还要区分,什么是你的光,什么是别人的光,例如我在XX单位上班,别人高看我一眼,这是我沾的光,不是我的光。

例如我是美国绿卡,这个也是沾的光。

我为我自己的光感到幸福,区分我的,别人的,莫去麻醉自己,例如我是县城的,你们是乡镇的,这也是别人的光,与我无关,县城又不是我的。

最后老师说了一句话,忘记前面讲的,总而言之,一句话就可以概括所有,也可以使你幸福,那就是:靠近让你感受到幸福的人,远离让你不幸福的人。

无论是家庭,是生活,都是如此。

这个人,可以是你的父母。

所以,要不断地做加法,去接触一些高能量场的朋友,老师说跟高人对话就是吸氧,哪怕去尿泡尿都觉得浪费时间。

又要不停地做减法,减掉一些负能量的人。

只充电,不漏电!

以后,我改写情感专栏吧?

几乎每个人都有情感困扰,有跟父母的,有跟孩子的,有夫妻的,有跟情人的,错综复杂,而且有窥探别人隐私的快感。

山东有个节目叫《金山夜话》,火了多少年,就是情感类的,当年尺度也是非常大,还问性生活之类的。

晚上,大家都戴着耳机躲在被窝里听。

我刚参加工作时,电话是可以监听的,今天的加密技术应该很难,那时值班没啥事,晚上11点以后能打长途的电话就比较少了,电话费也贵,一般人也打不起,有个男的跟有个女的天天打,这俩人都有家庭,异地,我们每天晚上都监听,听了以后再分享给次日上班的同事们,大家每天上班就问:怎么着了?有什么进展?

里面有很多有意思的情节。

那才叫窥探别人的隐私……

绝对的快感,类似追剧式的痴迷,还出现过一次,就是孙红雷演的刘华强,我认为是他最出彩的角色之一,每天大家上班就问:刘华强抓到了没?

生怕被抓到!

咪蒙其实也是选的这个点,这个点是最容易爆的。

但是呢,要是真付费了。

人还是很现实的,只会为三类内容付费,记得刚出付费阅读这个概念时,我曾经写过一个点,未来最大额的单一定出自股票与培训领域。

昨天我看了一个公众号,一篇文章收费98元,付费才可以阅读,接近1万人,就是这一篇文章就可以产生百万收入。

股票类的。

刘一秒要是搞一个,收9万8的,会更震撼。

还有一类文章,会有人愿意付费,就是信仰类的,例如灵隐寺搞个在线捐赠,也会是天文数字。

还有一类文章,属于成人类,但是这个公众号是不允许的,国外不少类似的付费网站,很火很火,我看中文版一直都特别火,上传的也多,付费的也多,从这些也可以窥探到很多变化,例如过去都是比较传统的,无论是地点还是人物,今天?这些已经没人看了,全是PARTY式的,而且你看场景就知道了,就在你我身边,你不知道你身边的这个朋友白天是什么样子,晚上是什么样子。

这些,还是少研究。

容易走火入魔,除非跟我似的,坐怀不乱。

人就这三类需求最迫切。

愿意为赚钱买单,为信仰买单,为SEX买单。

我写的这一类?

要是付费阅读?

大家都跑了!

最近,偶尔我也关注一些网红直播,很明显的能感觉到,他们提供的不是什么价值导向,就是最简单的陪伴,有一句没一句的陪着,这种陪伴是很容易上瘾的,粉丝粘稠度高的超出想象。

有年,我认识了位大姐,搞摄影的,喜欢户外生活,与她的职业有关,她是石油大学毕业的,可以说为中国的石油事业跑遍了大江南北。

我们俩,就莫名其妙的成了好朋友。

很好的。

有年,国内一家探勘公司接了一个单,这个单在阿富汗的赫尔曼德省,说的通俗一点,就是塔利班的老家。

大姐问我敢不敢去?

我问,安全吗?

她说,现代战争,哪怕是交火区也很安全,因为都是点对点,精准交火,甚至这边在对射,旁边老百姓还在田里种地。

虽然我半信半疑,还是决定去。

涨涨见识嘛!

那个地方有点类似国内的张掖,两边是山,山谷下是一望无际的平原,这里的平原主要种植罂粟,开花的时候特别漂亮,当时一行是三个摄影爱好者,都是有身份的,这也是为什么我没写过的原因。

一般人也不敢到这些地方来。

还有就是常规线路对他们已经没有半点吸引力了。

例如去拍拍青海湖?

没兴趣!

全球80%的海洛因就产在这里,阿富汗管不了赫尔曼德省,没有塔利班的时候就管不了,国家禁止种植,但是地方上想创收就鼓励种植,老百姓不管这些,只要有钱赚就好,什么来钱快种什么。

塔利班控制了,更种。

为什么?

赚美元。

塔利班不是要打造最纯粹的信仰吗?咋能容忍吸毒呢?

在他们眼里,海洛因是外国人吸的玩意,本地人不吸,所以不属于禁止范畴,但是禁大麻,因为阿富汗那边的一些人喜欢吸食大麻。

他们戒大麻的方式很简单粗暴。

直接把人泡冷水里。

一次不行两次。

一直泡到你改!

简单,粗暴!

那里危险吗?

跟大姐描述的差不多,山上有美军的哨所,山下的小朋友到里面去玩耍,大兵们把帽子拿给小朋友戴,还给他们拍照,一起跳舞,在看到这个场景的时候,我就想起了姜文拍的《鬼子来了》,这是真实的场景。

老百姓也是如此,跟老美打招呼之类的。

大姐跟我讲,塔利班控制的时候,当地秩序也不错,因为他们也规定了一些简单的法律,而且有点类似中国古代,动不动就砍头,所以秩序还是比较好的。

大兵来了呢?

秩序也不错,只是用了另外一套手法。

老百姓依然是种地、过日子,不关心这些,地基本都是地主的,老百姓可以拿到收入的15%左右,一个家庭一年能收入3000元人民币,已经很富有了。

但是……

开始种植罂粟的这个区域,十有八九已经是瘾君子了。

什么金三角早已经不牛B了,现在全球最牛B的毒品交易地叫:黄金新月湾,属于伊朗、阿富汗、巴基斯坦的三不管地带。

后来我看新闻,我们去的赫尔曼德省政策也是变来变去,最初是地方政府鼓励,后来是塔利班当成生财之道,后来地方政府又禁,再后来又鼓励,禁的前提都是有交易砝码的,例如给你拨款多少,塔利班接管后,搞过一次大规模的毒品剿灭行动,很有效,因为他们的办法极端,老百姓不敢不听,为什么突然有这么大的转弯?也是有基金组织跟他们谈的,你让老百姓种粮食,我们给你们多少资金援助。

只是一门生意。

老百姓内心是想种的,因为相比种粮食,还是这个来钱快。

所以,后来我在想一个问题,我们要感谢这个和平时代,我们能够安心地种粮食,真出来一个大土匪,我们的父母都会选择种罂粟的,就是不逼他们,他们也会种。

因为土匪能允许他们种,能帮他们卖出去,能给他们比种粮食更可观的回报。

过去不是没有过,《尘埃落定》里就有这个情节。

那么,赫尔曼德省的罂粟会不会继续种?
暂无优惠当前隐藏内容需要支付1积分

已有56人支付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特别说明:

A、文章非纪实文学,我不一定是我,你不一定是你,切勿对号入座!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精品虚拟资源网 » 2020-02-25日记-精品虚拟资源网
分享到:
赞(0)

交易记录

评论抢沙发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如需广告合作,请联系Q:3232161358,本站免登陆即可购买下载,点我获取《购买教程》